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被老师惩罚的坏学生
被老师惩罚的坏学生

被老师惩罚的坏学生

学校的男厕内,几个学生围在一起,他们都脱去裤子,掏出自己的阳具来,他们的东西,人人大小不一。

  「看吧!我的有五寸长,比你长得多!」阿德说。

  「呸!长有甚么用?我的比你粗!」阿全不屑的说。

  「统统不要比美了,你们看我的:毛又多、又漂亮,那些女的,一看见我的东西,不用干已有高潮!」阿才说。

  「光是漂亮不管用的,我们比赛着那一个的射程最远!还有,要看那一个的耐力最利害,来吧!」阿和说。

  于是四个大男孩便拚命的握着自己的阳具,大力套弄。慢慢地四人的面孔都已涨得通红,身体不由自主地在摇晃,四人的动作也越来越剧烈,终于阿才第一个不能控制,将精液射在墙上,他颓然的坐在地上,眼看着其余三人,仍在不断捋动。最后阿全也射了,阿德和阿和差不多同时到达终点,四个人你看我、我看你,正想说话,但上课的铃声已响起,四人匆匆穿好裤子,赶回课室。

  他们四个是一同长大的多年老朋友,由于少年对性是非常敏感,所以他们除了留意自己生理上的变化之外,对女性的身体,也同样有无限的遐想,而为了少年人的好胜心理,他们往往将一些关于「性」的东西,拿来比赛。

  女生的内裤颜色,就是他们经常拿来赌赛的东西,但一般女生的内裤,颜色变化不大,不是白色就是黄色,猜得多了,却失去了兴趣,于是将目标转移在女教师身上,他们的对象,是教英文的张老师,她身材不俗,而且经常穿一些短裙上课。

  修长白晰的双腿,令他们恨得牙痒痒的,于是他们便在地上放一些小镜子,或者在她上楼梯时,跟在她后面,以便一睹裙内春光。

  今天他们比赛完打飞机,就是上英文课。四人聚精会神的在等张老师,因为镜子已放在地上,她进入班房了,今天穿的是一件白恤衫、蓝色的短裙。

  她跨过小镜子了,阿全的位置刚好,从镜子的倒影,吹揭黄酆焐鞘浅鱿?

  在她裙内双腿尽头之处。

  她的内裤是粉红色的!阿德全神贯注的在看镜内倒影,不知道张老师正看着他。

  放学后,四人给张老师留下来,说有事和他们商量,学校所有人都已离去,四人在教导室,心情忐忑不安。

  「你们四个,我已留意了很久!」她义正辞严的说:「你们经常故意偷窥女同学的内裤,今天更大胆,放了一面镜子在地上,偷看我!你们说,该如何罚你们!」四人面面相睽,不知如何是好,还是阿和比较大胆,他涨红着脸说:「张老师,我们都是因为好奇,所以才这么做,我答应你,我们以后也不再打飞机斗射得远,不会再这样的了!」「我明白你们的心理的!」张老师说:「你们纯是因为好奇心。好!你们想要看的话,我就给你们看!」她一说完,便站起身来,关上了教员室的门,开始宽衣解带,四人还弄不清她的意思,已看得目瞪口呆,她脱去白恤衫,里面是一个白色通花胸围,包裹着两团坚挺的乳房。脱去短裙后,一条迷你粉红色通花三角裤,也呈现在他们眼前,那贲起的部份吸引了他们的视钱。她伸手到背后,解开胸围扣子,两个白晰坚挺的乳房,便从胸围的束缚中解脱出来,尖端两点红色,已茁壮成为两颗车厘子,那小裤子中央,呈现一团黑色,粉红色的内裤被她像卷绳子一般脱了在地上,一团浓黑的阴毛,掩盖着一道凹下去的小洞。

  她分开双手,站在四个男孩面前,让他们饱览女性迷人的胴体,四人的裤裆已撑了起来,像四个小帐篷一般,向着「怎样,是不是和你们想象的一样呢?」她说:「你们看了我的身体,现在也轮到我看你们的了,将你们的东西拿出来吧!」四人如奉圣旨,立即脱皮带、脱去裤子,四根大小不一的阳具弹了出来,直指向张老师。她走近他们,逐一细看,还用手摸他们的阳具,她的手又嫩又滑,巾在他们硬直的阳具上,阿德第一个忍不了,一缕又浓又白的精液,像喷泉一样,射了出来,他羞愧的低下头,不敢看同伴和张老师,她也看着他,不屑的在摇头!

  「好!看你们的阳具还算干净,我让你们尝试一下!」她说。

  她一说完,便伏身在阿全的小腹上,用口含着他的阳具,大力的吸吮和用舌头去舐弄。阿和、阿才看到张老师在替阿全口交,不禁咋舌,想不到一向斯文的张老师,原来是这么大胆的,她含完阿全,又伏在阿和身上,含着他的阳具,双手分别握着阿才和阿全的阳具,温柔的套弄着。

  这一来变成她同时替三人服务,坐在一旁的阿德,不禁痛恨自己无用,否则可以好像他们一样,享受张老师的小嘴和玉手,但眼前的情景,又令他血脉贲张了,那软了的阳具,竟然又站了起来,虎虎有生气,他开心得立即起身,走到张老师身后,她那浑圆雪白的屁股正对着他,于是他握着阳具,向她屁股之间那粉红色的凹糟挺进。

  那里已润湿一片,非常顺利地,他已全根进入张老师的下体,那种紧窄、温暖的感觉,令他非常受用,就像一个热乎乎的面包,将他的肉肠包裹着,他忘情地挺动,就像平时所看的黄色小说那样,一前一后的挺动。

  其它三人看到他真的和张老师造爱,都非常羡慕,但又舍不得放弃她给予他们的口部和手部的活动,终于在一阵狂乱的大动作之下,四人都到达终点,阿德的精液喷在她体内,其它三人的,则喷在她面上。

  四个小男孩的阳具都软了下来,颓然坐在地上,回味着刚才的滋味,当中以阿德最过瘾,因为只有他是真正得到她的肉体。张老师一言不发,匆匆穿上衣服,也不和他们说一句话,自顾自的离开了教员室。

  四人也只好穿回裤子,正当他们离去的时候,张老师又再出现,她就像换了个人似的,以严厉的目光,看着他们四个!

  「怎么?」她厉声的说:「我叫你们留下来等我,你们当我是耳边风?今天早上,你们的行为真是卑鄙下流,枉废你们还是读书的!我已报告校长,每人记一个大过,下次再犯,便将你们赶出校!知道没有!」四人面面相睽,恍然不知所措:刚才还放荡不羁,一转眼又变了样子,难道她……四个男孩子那天回到家里,大病了一场,但看医生又看不出病因是甚么!

  【完】